首家无人银行来了英媒:中国欲成人工智能领导者

發布時間:2021-09-12 17:28:39

宜君县快餐多少钱一次【+危:⑧⑥③⑧⑨②②②】形。象。好!可。根。据。喜。好。挑选!  记者23日从教育部获悉,教育部等部门近日联合印发的《“双一流”建设成效评价办法(试行)》明确指出,对大学和学科“双一流”建设成效,应开展多元多维多主体评价,坚决摒弃数论文、数帽子的做法,避免简单以条件、数量、排名变化作为评价指标。在人才培养评价中,突出学生代表作、用人单位满意度调查等结果。在师资队伍建设评价中,重点考察教师的学术水平和教学投入、社会服务贡献等。(记者余俊杰、胡浩)

  (東西問)葛紅亮:美國重返東南亞會影響中國和東盟的合作嗎?

  中新社南寧9月12日電 題:葛紅亮:美國重返東南亞會影響中國和東盟的合作嗎?

  中新社記者 蔣雪林 楊強 黃艷梅

  繼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5月底6月初訪問印度尼西亞、柬埔寨和泰國后,拜登政府似乎自7月以來再度加快了重返東南亞的腳步。7月14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以視頻形式出席東盟—美國外長特別會議;7月26日起美國國防部部長奧斯汀先后到訪新加坡、越南與菲律賓;8月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出訪新加坡和越南。為應對東南亞國家對美國的熱情退卻及失望蔓延,拜登政府重返東南亞的節奏呈現加快態勢。

圖為第18屆中國—東盟博覽會現場。 林潔琪 攝
圖為第18屆中國—東盟博覽會現場。 林潔琪 攝

  第十八屆中國—東盟博覽會開幕之際,在世紀疫情、百年變局、美國加快重返的背景下,中國—東盟將如何合作?美國重返將有何影響?對此,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、廣西民族大學東盟學院副院長葛紅亮在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”欄目專訪時表示,中國和東盟及以東盟為中心的整個地區的合作一直在向前逐步推進,這種合作已成為促進地區發展的強勁動力。

  美國重返東南亞意味著什么?

  中新社記者:近期美國高官頻繁到訪東南亞,其戰略目的是為加強與東南亞合作,還是“項莊舞劍意在沛公”?

  葛紅亮:拜登政府是在東南亞廣泛的質疑中重返東南亞的。美國通過一系列高官訪問,向外界表明華盛頓正加快重返東南亞步伐。特朗普執政的四年中,美國跟東南亞的關系出現不同程度倒退,如今美國政府加強了對東南亞的重視程度。美國重返東南亞意在服務于美國的印太戰略,而這一戰略,是要服務于美國的地區霸權。

資料圖:美國華盛頓國家廣場。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
資料圖:美國華盛頓國家廣場。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

  美國認為中國影響了美國的地區霸權。所以,無論是哈里斯、布林肯,還是常務副國務卿舍曼,他們到訪東南亞時,實際上多多少少都提及了中國。特別是哈里斯到訪新加坡和越南,在演講時表示希望東南亞國家加強對中國施壓。我們可以看到,隨著這些高官到訪東南亞,美國已經表明其在東南亞的相關政策,他們的意圖明顯是針對中國。

  中新社記者:美國加強對東南亞的影響,對地區來說意味著什么?

  葛紅亮:美國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的影響,對東盟是一種壓力。這些年東南亞國家實際上總是在強調,特別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多次講話里特別提到,東南亞國家不希望在中美之間選邊站。

  東南亞國家無論是李顯龍還是越南的領導人,他們在同哈里斯會談之后,實際上都表達了非常明確的態度,他們不愿意“選邊”,不愿意跟著一個大國去反對另外一個大國。那么這種情況下,美國的施壓等同于逼著東南亞國家去“選邊”,雖然美國口頭上沒有明說,但實際上卻傳遞出了真實的意圖,所以東南亞國家為此均感憂慮。

資料圖為廈門港海滄集裝箱碼頭。中新社記者 王東明 攝
資料圖為廈門港海滄集裝箱碼頭。中新社記者 王東明 攝

  美國重返東南亞,目的是干擾中國和東盟的合作。但我們可以看到,這些年中國和東盟的合作一直在穩步向前推進。尤其在疫情下,中國和東盟合作的推進,已成為地區發展的動力。2020年,在東盟推動下,合作相關方簽署了RCEP(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),全球最大、最具潛力的自貿區誕生。

  中國與東盟合作呈升級態勢

  中新社記者:今年是中國和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周年,30年來,中國和東盟的合作交往分別收獲了什么?

  葛紅亮:1991年7月,中國和東盟建立了對話關系。30年來,雙邊合作關系呈現逐步升級態勢。1991年雙方建立對話關系,1996年中國正式成為東盟的全面對話伙伴國,2003年,中國跟東盟建立戰略伙伴關系。中國和東盟戰略關系的逐步升級,推動著雙方對話與合作的升級。

  30年來,中國和東盟建立了領導人、部長、高官等各層級立體式對話機制,及時就重大問題開展戰略溝通,為雙方關系發展構筑起堅實政治基礎。雙邊貿易額從不足80億美元躍升到6846億美元,增長80余倍。人員往來2019年時已超過6500萬人次。

  這30年的合作無疑是互利共贏的。對東盟來講,同中國的合作使東盟的發展獲得來自中國的巨大支持。特別是在亞洲金融危機后,東盟國家看到中國在地區事務上的負責任形象,看到了中國發展給東南亞帶來的機遇。

第十七屆中國-東盟博覽會上,展商向顧客展示一個平安扣擺件。中新社記者 陳冠言 攝
第十七屆中國-東盟博覽會上,展商向顧客展示一個平安扣擺件。中新社記者 陳冠言 攝

  中國和東盟建立對話關系后,特別是中國和東盟啟動自貿區磋商后,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給東南亞提供了非常大的發展動力。雙邊合作,對東盟國家的影響不僅僅是宏觀的,具體而言,東南亞一些后發展的國家相對比較貧窮,如中南半島的越南、柬埔寨、老撾、緬甸,他們在同中國的合作中,獲得了來自中國的資金和技術。無論是一開始在中國—東盟自貿區的合作,還是后來在瀾湄合作中,對于這些國家、對于東盟整體的平衡發展,都非常有利。

  東盟在和中國合作中的政治層面收獲,可用一個名詞體現,“東盟中心地位”。中國第一個明確表態支持東盟在區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。作為第一個簽署加入《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》的國家,中國也是東盟與其外部建立的第一個戰略伙伴關系的國家。這些年,東盟在地區多邊框架里發揮巨大作用,中國的支持至關重要。

  對于中國來講,東盟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對話伙伴,是中國早期參與多邊事務、多邊組織,進行多邊對話的重要平臺。在經濟層面,東盟于去年超越歐盟,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。這是東盟繼2019年超過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貿易伙伴后實現的又一突破。今年上半年,中國與東盟貿易總值4107.5億美元,增長了38.2%。中國與東盟的經貿合作保持迅猛發展勢頭。

  未來30年中國和東盟將命運與共

  中新社記者:中國與東盟未來30年合作會更加牢固嗎?

  葛紅亮:過去的30年,中國與東盟的關系在政治、經貿乃至人文等方面,總體來說都呈現出一個共同的特征,即規模逐步擴大。接下來,中國和東盟的合作將迎來更加牢固、更加壯麗的30年。

資料圖:第十七屆中國-東盟博覽會。中新社記者 陳冠言 攝
資料圖:第十七屆中國-東盟博覽會。中新社記者 陳冠言 攝

 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多個場合為中國和東盟關系發展擘畫藍圖、指明方向——

  2013年10月,習近平在印尼國會發表重要演講,提出愿同東盟國家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,攜手共建更為緊密的中國—東盟命運共同體。

  2020年11月,習近平在第十七屆中國—東盟博覽會、中國—東盟商務與投資峰會開幕式上,明確提出“四個提升”倡議,呼吁建設更為緊密的中國—東盟命運共同體,在東盟各界引發熱議。

  政治層面,走過了政治互信關系不斷提升的30年,中國和東盟國家有望在未來探討簽署《睦鄰友好合作條約》。

  經濟層面,2019年10月,中國—東盟自貿區升級《議定書》全面生效。以此為起步,雙方的貿易、投資質量和水平都有提升空間。

  安全層面,中國—東盟的安全合作也非常重要,雙方將共同促進安全領域對話,提高在信息共享等領域的合作。

  事實上,中國和東盟的合作,是一種相互需要的過程。未來30年,中國和東盟將攜手打造更加緊密的命運共同體,對世界發展產生更大的影響。(完)

  受訪者簡介:

  葛紅亮,博士,現為廣西民族大學東盟學院副院長、中國-東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,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,長期以海洋問題與亞太國際關系、東南亞區域和國別問題作為主要研究方向。

【編輯:黃鈺涵】